琈鹤归

月更选手鹤归,目前在全职/天官坑底,欢迎催稿和交流脑洞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一个随笔,随意看看就好
*对花怜爱情的感想
*一刷看得不太仔细,有ooc的话归我

上元神武,一见倾心

那是最初花城活下去的信念

那是一个孩子对神明的敬畏

对“仙乐太子”的神圣与不可亵渎

此间八百岁月,他一直陪着他

他看着他的光从神坛跌落,在昏黄中闪烁,即将熄灭

那是对信念的献身

是对“谢怜”的爱之萌芽

这份感情没有随着时光逝去,而是愈加强烈

即使没有心跳,但心口的那份悸动还是提醒着他

他爱上自己的“光”了

并非是对“仙乐太子”的敬仰之爱

那是对“谢怜”的纯洁爱恋

想要站在他的身边

而不只是在身后默默守护

想让那人知道

自己的存在

白月光终究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但朱砂痣却是属于自己的

他们对彼此的爱恋是本心之中的纯洁变换而来的

那份最初的心情

终究是不会褪色

我爱你,我的殿下

“三郎”

他笑了

终究是赶上了

不会放开的

我的光

爱有何禁忌?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End.

自己很为他们两个触动,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形容这份美好。感叹秀秀的细腻与独到,感谢让我遇见他们。

【喻黄】正负电荷(一)

*校园paro,初中设定
*主cp略微不良学生喻*年级第一学霸黄,副cp双鬼,郑徐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期的故事
*私设预警,ooc归我好吗

随着喻文州的身影在窗边一闪而过,人声鼎沸的教室瞬间悄无声息。

来人平静地穿过并不宽敞的走廊,径直走向第一排。

教室陷入了罕见的寂静。

数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注视着他,透露着各自主人的惊讶、不安以及兴奋。

喻文州将上课要用的教材摊开,预习着今天的内容。他面色淡然,对周围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仿佛对十几道目光浑然不觉。

喻文州周身的学生们摒着呼吸,生怕这位少爷下一秒会把书扔到自己脸上。尤其是他旁边的好学生们,想换个位子却又不敢,只得小心翼翼的向两侧倾斜身体,祈祷着喻少爷不要迁怒自己。

不过众人显然多虑了——正主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动不动,安静地学习着。

几分钟后,教室里渐渐传来窃窃私语声,比之前小了不知多少倍。后排的学生小声议论着喻文州,而他旁边的好学生们也稍稍放下心,纷纷继续手边的学习。

坐在第二排的李轩跟旁边的吴羽策咬着耳朵:“阿策,我没看错吧…文州他居然来上补习班?”

“说不定是家长给他报的呢。”吴羽策擦着卷子上的公式,轻轻回答。

李轩乐了:“阿策你不知道,伯父根本不管文州,当然他想管也管不了…所以只有他自愿来上课这一种可能。”

“自愿?”吴羽策手中动作一顿,挑了挑眉。

李轩看着他家阿策露出罕见的惊讶,点点头。不熟悉喻文州的人都认为是他家长逼他来的,所以惊讶之余担心喻文州把怒气发泄到自己身上——李轩才是最惊讶的,在看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就意识从小到大的死党要认真学习了。

但我完全不知道原因啊!李轩内心腹诽着,他上周日约喻文州打球时对方还没有表示什么,短短六天时间就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变化——李轩觉得他错过了重要的线索,却又不知其缘由。他回想着这周发生的事情,好像除了喻文州上钢琴课的频率由每周三次变为每天一次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难道是钢琴课上发生了什么?

李轩这样思考着,喻文州每天的上课时间与自己的补习课时间并无二致,所以即使有重大事件发生他也无从得知啊…

不知怎的,李轩的第六感告诉他事情觉得不会如此简单。他心累地想,自己和喻文州友谊的巨轮要沉了。

“李轩,你最后一道大题思路错了,应该先算热值。”吴羽策的声音把李轩拉回了试卷,他连忙低下头重新梳理思路。

还是我家阿策好。李轩美滋滋的想,决定不去费力思索关于喻文州的事情。

友谊的巨轮就这么沉了。

“昨天的题不应该先算数值,那样很麻烦啊,把公式带进去能约掉才比较简单…欸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没开始上课吧?”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喻文州眯了眯眼睛,没有回头。

“文州,你…也来上课?”和黄少天并排走进来的楚云秀愣了一下,生生把那句“你来这里做什么”咽在嗓子里。

喻文州好似刚注意到来人般回头:“嗯,来补习基础。云秀也在这上课呀?看来这个老师很优秀呢。”

“是啊。”楚云秀的目光望向李轩,后者给了她一个迷茫的眼神。

“云秀,你们认识?”

“从小的玩伴。”

…云秀…喻文州眸光一沉,随即恢复正常。他凝视着走来的黄少天,露出温柔的微笑:“喻文州,请多指教。”

“黄少天,请多指教啊!”黄少天笑嘻嘻地在喻文州旁边坐下。

随着两人的互动,教室里响起一阵抽气声。李轩手下一用力,折断了自动铅笔的铅芯。他惊愕地抬头,喻文州这是…

跟苏沐橙坐在一起的楚云秀也怔住了。

其实那本来就是黄少天的位置,他坐在第一排中央,是个听课和——吃粉笔灰的好地方,所以从一开始他旁边就没有人。

喻文州是他第一个同桌。

“不会的题目就麻烦少天了。”

“没问题…文州。”

两人说话间,老师走了进来。喻文州收了心思,专心听课。

今天开始讲电学。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转眼间到了下课的时间。老师布置了今日的作业,宣布下课。

教室里瞬间沸腾起来,学生们如气化的水分子般冲出教室,眨眼间消失了大半。

“少天,我们一起走?”喻文州转过头,笑着问道。

“好啊好啊。”黄少天坐在桌子上,看着喻文州有条不紊地收拾着书本。

待喻文州收拾完毕,两人并排走出教室,就像黄少天来时那样。

李轩跟着吴羽策紧随其后,楚云秀和苏沐橙则故意走在了最后。

正午的太阳很足,喻文州抬手挡住日光,不经意间道:“少天和云秀是朋友?”

黄少天摆摆手:“不是,我们是表姐弟。”

喻文州轻笑:“之前没听云秀提起过呢。”

“因为爸妈工作的原因,我暑假刚从从s市转学到g市,所以你们不知道啦。”

“这样啊。那少天住在哪里?”

“重庆路,就在颐和新城。对了那条街上的甜品店可好吃了…文州呢?”

“重庆路…就在少天旁边。”喻文州嘴边的笑意更浓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着,惊喜道:“真的好巧啊文州,以后可以一起上课了。文州文州你在哪里上学啊?”

“一中。”

“真的吗!我们还同校!还有可能同班呢!”身边的人嗓音兴奋道。

“…嗯。”喻文州愣了一下,意会到黄少天说的是初三开学的分班考试。

喻文州觉得今日从教室到少年宫门口的路异常短暂,他思索着是否邀请对方去家中用午餐,却被黄少天打断了。

“文州文州我今天得去见一个亲戚,中午就不和你一起回家了…噢对了,这个给你。”黄少天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淡黄色的封面在阳光下闪烁着光彩,晃得眼睛疼。

喻文州接过笔记本,上面还残留着黄少天指尖的温度。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软软的,很舒服。

“我的笔记你拿着复习,把前几天的课补上,有不会的问我就好…欸文州你别摸我头,会长不高的!”黄少天露出了嘴角的小虎牙,却没躲闪。

“抱歉抱歉”,喻文州轻笑着收回手,“少天很可爱。”他把自己的手机手机递给黄少天,望着对方疑惑的眼神,再次忍俊不禁:“少天说辅导我不会的题,总得留个方式吧。”

从对面驶来的汽车向二人鸣了声笛,黄少天把手机还给喻文州,笑着道别:“文州我爸妈来接了,我先走啦,明天见!”

“明天见,少天。”喻文州望着远去的活泼身影,心满意足的收回手机,和黄少天的笔记本放在一起。

他转身走向公交站牌,消失在拥挤的人流中,也错过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从拐角处走出来的画面。

“…沐橙,这周没发生什么事情吧?怎么喻文州突然来上辅导课了?”楚云秀回想着喻文州的话,觉得他在睁眼说瞎话。

给他们上课的是市里特级的物理教师,讲课难度堪比竞赛班,根本不存在“补基础”的可能。真的想补基础,应该请个一对一的老师。

“大概是自己想明白了。”苏沐橙拢了拢头发。

楚云秀叹了口气:“还有李轩。周一开课的时候看见他还挺意外的,他不是一向讨厌物理吗,我记得他在学校都不听来着…咱们五个就差郑轩了。”

“说不定是有喜欢的人了呢。”

“…沐橙?”

“为了喜欢的人努力,让自己蜕变的更优秀。”苏沐橙轻轻笑起来,话语间已经不言而喻。

“吴羽策?不会吧…那喻文州是…黄少天?!”楚云秀吃惊地看着闺蜜。

“谁知道呢…只是猜测而已啦,秀秀不用紧张。今天去我家吃饭?”

“…嗯好。”

两个女孩子手挽着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李轩正在给吴羽策发消息,问他到家了吗。

时间悄悄流逝,变化悄然发生。

青春动荡的年华,开始了。

TBC.
又一个新坑2333这篇的灵感来源于物理课的早上,正好讲电学,于是这篇就诞生了。本来是想写短篇的,但是后来又想到了别的东西,于是就写成长篇了(并没有多长)。其实这篇有我想传达的一些关于青春期的事情,最近真的感触颇深。文章里的名字随便起的,不要在意。
最后为我上上周鸽了更新道歉,答应的双更没写完,实在是太忙了qwq初三一堆事。其实手里还有两篇存稿,但是自己都不太满意,所以迟迟没发。以后尽量保持双周更,节假日会多写一些,欢迎大家催稿。
感谢基友星辉以及菲小可爱的催更和支持

【喻黄|ABO】一步之遥1

喻A×黄O

 

两分钟后,黄少天明白了左眼皮在听到门铃时一跳的原因。

 

此时的A国正值雨季,黄少天凝视着桌子上的托盘,思索着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托盘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只黑丝绒盒子,盒子旁是一张崭新的身份证——起初黄少天并没有意识到什么,直至他的双眼扫过“已婚”这两个字时才猛地愣住。

 

都说左眼皮跳跳好事要来到,怎么到自己这里就是……

 

“这…怎么回事?”黄少天嗓音干涩,他这两天忙到几乎没有休息,此时已是疲倦不堪。

 

站着对面的男人微微抬起了头:“3天前,您与喻少爷成为合法伴侣。”

 

黄少天脑子一懵,3天前?3天前他还在为设计方案苦恼不已,忙着与甲方商讨细节,三餐都顾不上,哪里有时间去结婚啊?喻少爷又是谁?他认识吗?

 

男人没有给黄少天发问的机会,微微鞠了一躬,道:“托盘下面有夫人给少爷的信,大少爷您没有吩咐的话,属下告退随即便退了出去。

 

不足15平米的客厅里,只留黄少天一人以及那个神秘的托盘。

 

他愣了一会,然后掀开托盘的黑色盘布,下面赫然显现一个雪白信封。黄少天苦笑了一下,打开了它。

 

窗外的滴答声愈发明显,最后索性连成一片雨雾。

 

和预想中区别不大,无非就是国内知名企业喻氏资金短缺,黄家借着机会拿出财产合作,表面上是两家喜结连理,暗中都能看出是政治与商业的联姻——信中说的当然没有这么直白,只是提到喻家少爷人中龙凤,喻老太太又一眼相中黄少天,况且他也不小了,该找个Alpha了,这桩婚姻是天合之作。

 

他与喻老太太素未谋面,何来一眼相中?黄少天看的懂,他的“母亲”就差把“是你黄少天高攀了喻家”写在信上。哈,他自嘲地笑笑,用力攥起拳,手却在颤抖。难道他黄少天要感恩戴德地接下这荒唐的婚姻,然后立马飞回国去讨好那个高高在上的喻少爷?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为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家族利益牺牲一生的幸福?连选择自己心爱的伴侣的权利都没有?就因为自己是Omega?指甲嵌进柔软的手心,刺破了脆弱的皮肤和血管,黄少天却浑然不觉,任凭无力和不甘将自己吞没。性别、黄家、父亲、爹爹……不堪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充斥着一颗不安的心。

 

雨愈来愈大。

 

轰隆——!

 

一声惊雷将无神的双眸从心魔的漩涡中拉出,黄少天如溺水般喘息着,发现全身早已被冷汗打湿——又来了……黄少天没有理会被鲜血沾染的左手,摇晃着拿出两个白色药瓶,喝水、吞咽。

 

自己的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作了,久到他都快忘记了。

 

黄少天坐回原位,等待着药效发作。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拿出手机订了回国的机票。信中并未要求他立即回国,说喻少爷在B国处理事情,年底才会回国,但黄少天没有心情留在A国。血液已经凝固,黄少天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伤口,然后开始收拾行李。

 

临走前他环视了整个公寓,不大的空间里还留存一种温馨。黄少天眼中浮现着不舍,自己在这里住了两年半,家中的每一样物品都是精挑细选来的——街边艺术者制作的酒瓶时钟、街角小店里发现的柯基水杯、庭院市场中淘来的米黄桌布……这里的一切,都承载着他的梦想。

 

“要再见了……”黄少天喃喃道。他狠着心锁上门,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黄少天不敢回头。他怕这一回头,就永远也走不了。

 

飞机抵达机场时国内已是黄昏。黄家在国内给黄少天置办了一处房产,虽然并不像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们的那般奢华,但也算得上高档小区,而且定期有阿姨打扫。不过黄少天并不在意这些,他拦了辆出租,向自己的新家驶去。

 

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凉风阵阵袭来,驱散了暑间的热意。

 

付完钱,黄少天跟师傅道了谢,将外套系在腰间,向小区里走去。正当他感叹自家小区之大时,脚边突然蹿出一抹白色——一只雪白的猫咪正蹭着黄少天的裤角,发出“喵呜”的叫声。黄少天蹲下身来,轻轻抚摸着猫咪的脊背。他从小就对这种毛茸茸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尤其是猫,何况这只猫有一双如星星般透亮的蓝色眸子。兴许是被抚摸地舒服,猫咪伸出舌头舔了舔黄少天的手,湿漉漉的。

 

黄少天笑了,笑容干净透澈,不染一分杂质。

 

正当黄少天准备起身时,一道温润的声音打断了他:“天天,过来,别弄脏了人家的衣服。”

 

天天?黄少天下意识的抬头,一下子愣住了——他正巧撞进了一双深蓝的眼眸,一双澄澈到过分的眼眸,那一瞬间,黄少天好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星星和大海。他们两个,一个抬头凝视着对方,一个低头俯视着对方;一个脸色发怔,一个笑得温柔。

 

来人打破了寂静:“抱歉,天天它太调皮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直接,不好意思地笑了:“没有没有,这只猫挺可爱的。天天是它的名字?跟我挺像的。”

 

注意到对面的人挑了挑眉,黄少天解释道:“我叫黄少天,今天刚搬来这个小区,这里真大啊…你知道6号楼在哪里吗?我还不太熟悉……”

 

喻文州注视着眼前的青年,黄少天的外套系在腰间,右手拉着一个米黄的行李箱,嘴角的小虎牙在斜阳里格外耀眼。

 

“少天是吧,我叫喻文州,是你的…邻居。”望着对方惊讶的神情,喻文州嘴边的笑意越发浓郁:“少天是住6号楼802吧,我住801…少天手上的门卡写着呢。”他看着对方恍然大悟的神情,觉得有点可爱。

 

“不早了,回家吧。”喻文州抱起天天,黄少天急忙拉着行李箱跟上。

 

他们就这样并排走在夕阳下,走在回家的路上。

 

“文州文州,我记得国内知名企业是喻氏吧,你不会是……”

 

“我不是,少天说的喻氏住在‘富人区’。”

 

虽然不知道“富人区”的位置,反正不在这里嘛。黄少天松了口气,心想世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喻文州听着身边的人想小麻雀一样的声音,竟觉着十分可爱。他笑着摇了摇头。

 

6号楼离着他们并不远,一会儿就到了。黄少天感到有些疲倦他对喻文州挥了挥手:“文州我有点累了,明天再拜访你。谢谢你带路啦!”

 

“不客气。那少天明天来这边吃早饭吧。”喻文州发出了邀请。

 

回复他的是一声笑意盈盈的“好”。

 

黄少天关上门,觉得自家邻居真是个暖男。他的伴侣一定会很幸福吧……黄少天这么想着。

 

另一边的喻文州开始准备晚餐。天天跳上他的肩膀,蹭了蹭喻文州的脖子。“天天,这位新邻居还真是…可爱。”喻文州切着番茄,思索着明天的早餐。他在这儿住了一年,对面的房子一直是空着的,本以为不会有人来了,谁知道今天……喻文州突然觉得以后的生活应该会精彩许多。

 

但他不知道,他与黄少天的羁绊,才刚刚开始。

——TBC.

 

天天你运气爆表啊,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对面的不是邻居是你老公啊哈哈哈哈哈…一个对面其实是自己合法伴侣但是双方都不知道的故事2333来猜一猜是谁先爱上的谁呢~